马赛克av

马赛克av

其脉关前浮弦,两尺重按不实,左右皆然,数逾五至。而有时身犹觉热,脉象犹数,知其阴分犹虚也。

 当白昼时,终日言语动作,阴阳之气化皆有消耗,实赖向晦燕息以补助之。又须知肝为将军之官,中藏相火,强镇之恒起其反动力,又宜兼用舒肝之药,将顺其性之作引也。

证候初得病时,延近处医者延医,阅七八日病势益剧,精神昏愦,闭目蜷卧,似睡非睡,懒于言语,咽喉微疼,口唇干裂,舌干而缩,薄有黄苔欲黑,频频饮水不少濡润,饮食懒进,一日之间,惟强饮米汤瓯许,自言心中热而且干,周身酸软无力,抚其肌肤不甚发热,体温37.8℃其脉六部皆微弱而沉,左部又兼细,至数如常,大便四日未行,小便短少赤涩。至于麻黄发汗止二钱者,因当夏令也,若当冬令则此证必须用四钱方能出汗,此用药因时令而有异也。

证候受妊至四十日时,每日必吐,然犹可受饮食,后则吐浸加重,迨至两月以后勺水不存。 病因先因劳心过度,心中时觉发热,继又因朋友宴会,饮酒过度遂得斯证。

其呼吸觉短气者,上焦凝滞之痰碍气之升降也。斯当舍脉从证,而治以清热之重剂。

困顿已极,不能起床。 拟治以麻杏甘石汤,兼加镇冲降胃纳气利痰之品以辅之,又宜兼用针刺放血以救目前之急。

Leave a Reply